踏星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千 送你上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本章: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千 送你上路

    陆隐突然睁眼,回望地底,不死宇山,他融入尸王,在永恒国度看到一次,而今,是不是算第二次?如果此人真与不死宇山有关,自己这次算是抓到不死宇山的尾巴了。

    这根刺,终要拔除。

    坤泽之上,巨大的城堡内,猪大人疯狂奔跑,带着陆隐几人狠狠冲进去,在撞倒狱主脚趾的一刻,陆隐几人跃下,猪大人还是撞上去了。

    “没找到位置?”狱主低下头,看着陆隐。

    猪大人撞的整个身体翻过来,龇牙咧嘴。

    陆隐抬头,看着狱主,“前辈,单独聊聊,如何?”。

    猪大人耳朵突然竖起,单独聊聊?这可不是好兆头,它急忙讨好的对陆隐道,“陆盟主,那个,小人愿意留下来听候吩咐”。

    “不用了”陆隐淡淡道。

    猪大人嘴巴张大,尾巴一下子垂了下来,整头猪都不好了。

    “陆盟主想聊什么?”狱主好奇。

    陆隐昂首,“很久没喝酒了,想陪狱主前辈喝一次”。

    狱主一愣,随后大笑,“好,很久没人陪我喝酒了,陆盟主有兴致,我当然奉陪,哈哈哈哈”。

    “我也想喝”猪大人嘟囔,却被狱主一脚趾推了出去。

    柳叶飞花带着罗皇也出去,在场只剩下陆隐和狱主。

    轰的一声,大地震动,巨大的酒壶砸落,“陆盟主,品尝一下我大巨人最原始的酒吧”。

    陆隐目光一亮,“好”。

    与一个大巨人喝酒,还是身高三万米的大巨人,不是很好的体验,喝酒没那么轻松,至少他要躲避从天空落下的酒滴,那些酒滴只是相对大巨人而言,对陆隐而言,就是一片片瀑布。

    大巨人的酒很烈,远远比陆隐喝过的任何一种酒都要烈,而且干涩,入口带了点点苦味,有种烈火风沙的感觉,这种感觉最适合大巨人。

    轰

    酒壶再次砸在地上,狱主呼出口气,酒气形成笼罩城堡的乌云,“多少年了,在这鬼地方连个正经说话的人都没有”。

    “听说狱主前辈喜欢看视频?”陆隐好奇。

    狱主笑道,“没办法,没事做,我自己喜欢看,也喜欢带着所有狱卒,囚犯一起看,他们也无聊,这鬼地方暗无天日,不是正常人愿意生活的,陆盟主当初至尊赛一战,很精彩”。

    “谢谢”陆隐笑道,随手一招,酒滴入口,那么烈,那么干涩,这种酒充分诠释了什么叫男人喝的酒,没有一丝绵柔。

    “很难喝吧,哈哈哈哈,我大巨人的酒,普通人喝不惯,你们人类的酒太淡了,没味道”,说着,拿起酒壶再次灌了一口,擦了下嘴,“你手底下那些大巨人会酿酒吗?”。

    陆隐摇头,“他们不是真正的大巨人,晚辈以辰祖血液让他们突破血脉限制,这才完成了蜕变”。

    狱主惊讶,“辰祖血液?你也有?”。

    陆隐挑眉,“前辈也有?”。

    狱主咧嘴笑了,“上古一战,大巨人一脉几乎全灭,不,应该说是已经全灭,而我,是从冰封中醒来,活到现在都没见到其余族人,醒来后旁边就放着辰祖血液,所以我应该算是最后一个纯种大巨人”,说完,再次灌酒。

    陆隐怪异,纯种?形容自己?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辰祖当初受了大巨人一脉恩惠,没有在他刚萌芽时灭了,认可他这个外人成为大巨人一份子,那瓶血液就是他的报答,不过没想到外面还有,你的辰祖血液得自哪里?”狱主好奇问道。

    陆隐道,“辰祖大墓”。

    “七字王庭守护的那个?”。

    “不错,我去过辰祖大墓”。

    狱主点点头,不再多问。

    酒过三巡,狱主问道,“你想把那个罗皇放在哪?”。

    陆隐目光一凛,“有个囚犯,名叫殘,我希望罗皇取代他”。

    “好,我给殘换个位置”狱主爽快道。

    陆隐昂首,“狱主前辈,不是换个位置,而是,取代,让这百万里坤泽,不再有殘这个囚犯”。

    …

    一天后,猪大人进来了,巨大的酒壶已经空了,陆隐喝的很少,他体型摆在那,几乎都是狱主一个人喝完的。

    整个城堡充斥着浓烈的酒气,天空,云层降雨都是酒气,覆盖了小半个坤泽。

    “猪崽子,带陆盟主去找殘”狱主开口,声音轰隆作响。

    猪大人奇怪,“殘?”。

    “让你去就去,小心扒了你的皮做烤肉”。

    猪大人一听,吓一跳,急忙带着陆隐几人朝着坤泽深处而去。

    很快,几人来到距离殘不远处。

    “陆盟主,不知道狱主大人是什么意思?”猪大人问道。

    陆隐一跃而下,缓缓接近殘,身旁,柳叶飞花保护。

    猪大人看着陆隐接近殘,没有之前陆隐接近刘皇和第二夜王那般惊惧,这个殘本身也就五十多万星使战力,而且被困数百年,实力衰弱很多,太差,不足以威胁陆隐,它只是好奇陆隐要干什么。

    殘睁开双眼,目光平静,那种让陆隐熟悉的目光消失了,他,隐藏的很好。

    陆隐看着他,“你叫殘?”。

    殘目光掠过陆隐,看向猪大人,“什么意思?”。

    猪大人摇头,不解的看着。

    殘目光看向陆隐,看了一会,“想起来了,至尊赛最后的赢家,我记得你叫,陆隐?”。

    “记住这个名字,这将是你一生中,听过的最后一个名字”,陆隐淡淡开口,身体突兀消失,来到殘身前,抬手,一把抓住他脖颈。

    殘瞳孔陡缩,“你干什么?”。

    身后,猪大人吓一跳,“陆盟主,你这是?”。

    陆隐冷冽道,“我不喜欢你的名字,所以,送你上路”,说着,眼中杀机暴涨。

    猪大人呆呆看着,没有阻止,它也阻止不了。

    殘目光陡睁,感受着脖颈处巨大的力量,这个人是真想杀了自己。

    突然地,锁链震动,顺着捆绑殘的四肢传来巨大的排斥力,将陆隐震退。

    这是坤泽的原宝阵法,以锁链为阵基,三千锁链阵基,困住了这百万里坤泽,传闻,即便百万战力强者都无法突破原宝阵法束缚,这套原宝阵法乃久远之前一位原阵天师创造,单独为坤泽打造。

    “茶大人发火了”猪大人耳朵竖起,尾巴都竖了起来。

    陆隐眼睛眯起,与殘对视。

    殘紧盯着他,“为什么杀我?”。

    “说过了,你的名字,让我不爽”陆隐淡淡道。

    柳叶飞花奇怪,陆隐不是弑杀之人,更不用说因为一个名字杀人,肯定有缘由。

    原宝阵法启动,整个坤泽囚犯都在掌控之中,陆隐也无法突破原宝阵法强杀殘,他在等,等启动原宝阵法的人出现。

    殘没有说话,就这么盯着陆隐,瞳孔闪烁,诡异的是没有怨恨。

    死气缓缓缠绕而来,掠过众人身体,这些被锁链稀释的死气不足以对柳叶飞花造成威胁,但如果常年累月被侵蚀就不同了,这些囚犯看上去都很凄惨。

    即便飞花大姐这位经历过很多的强大修炼者,在见识过坤泽后,也不想被关在这,简直生不如死。

    过了没多久,一个女子到来,陆隐转头看去,目光惊讶,好美的女子。

    坤泽黯淡,死气弥漫,女子缓步而来,面色冷漠,眉目含煞,五官极为精致,与灵宫差不多,看上去本应该柔美可人,却故作冰冷,眼底深处隐藏杀气,整个人如冰山一般。

    如果说灵宫以精致可人的容貌塑造霸道之气,此女便是以精致可人的容貌,塑造冰冷之气,倒也附和这坤泽的气质。

    看到女子到来,猪大人恐惧的直抖腿,猪蹄都站不稳了,“茶,茶大人”。

    殘看到女子到来,暗暗松口气。

    陆隐好奇看着女子,她就是坤泽副狱主之一的茶大人?之前看过一个囚犯是她的父亲。

    茶大人缓缓接近陆隐,在距离陆隐百步远停止,目光冰冷的盯着他,“为什么杀人?”。

    陆隐淡淡道,“不需要给你理由,这是经过狱主同意的”。

    茶大人皱眉,“坤泽三千囚犯,每个人都有刑期,刑期结束前,被瘴气侵蚀而死不算,不可以主动杀人,否则由坤泽抓捕,移交星际仲裁所审判”。

    陆隐耸肩,取出了裁判长手令,晃了晃。

    茶大人眉毛一挑,眼神更冷了。

    殘目光一沉,有不好的预感。

    “在我坤泽杀人,给理由,否则形同劫狱”茶大人冷声道。

    陆隐与她对视,这个女人不同意杀殘,要么真是恪守规则,要么,就是知道殘是策划暴动的人,她希望借由此次暴动救出她父亲。

    陆隐更倾向第二种。

    殘的计划中,暴动时间不是现在,现在并非合适的时机,但陆隐可等不了,他只要在坤泽一天,暴动就不可能开始,多了他跟柳叶飞花三个高手会完全不同。

    他只能逼殘。

    陆隐再次抓向殘的脖颈,茶大人目光一凛,想要控制原宝阵法阻止,却发现控制不了,原宝阵法被狱主干扰。

    陆隐单手抓住殘脖颈,猛地用力,“送你上路”。

    ------

    谢谢兄弟们支持,年底了,太忙!!!

( 踏星 http://www.xcxs222.com/11/11699/ ) 移动版阅读m.xcxs222.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踏星》,方便以后阅读踏星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千 送你上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踏星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千 送你上路并对踏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