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侦探社(淫妻文)

妻【夫妻侦探社(淫妻文)】(31-3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小强 本章:妻【夫妻侦探社(淫妻文)】(31-32)

    作者:yyhnxx。

    2016-05-03。

    字数:16554字。

    (三十一)。

    第二天早上,当我直感觉腰酸背痛的来到一楼时,正巧看见徐婉宁从厕所里

    出来,眼圈明显黑黑的,显得有些憔悴,让我吓一跳:" 你昨晚做贼去了?" 换

    来她狠狠的一个白眼,转头时看见小厅的人眼神看向我也都怪怪的,包括已坐在

    电脑前的小曼,表情都有些扭捏。

    " 这是怎幺了?" 我奇怪的。

    " 大哥。" 胖子开口了,这一看去我又吓一跳,他也是眼圈黑黑的," 你跟

    老板娘昨晚上折腾一宿,满楼都没法睡呢。" " 哈……" 我表情一囧," 那个…

    …情之所至,孟浪了孟浪了。" " 荒淫!" 许婉宁低声骂了一句,让我脸都黑了。

    " 那个……几点了几点了,咱们准备赶飞机!" 我打着哈哈。

    " 小宁姐都准备好了。" 小曼红着脸走过来," 机票、护照。" " 那个…啊

    …这个秘书还真请对了,你说是吧。" 乘着清晨艳红的阳光,我们一行5 人说说

    笑笑着赶往了机场,当然,除了徐婉宁,她正在补瞌睡。

    经过20多个小时的车船周转,我们终于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很多过人都不曾

    到过的丽贝岛,并入住了岛上的田园概念度假村。

    " 太美了!" 一跨上岛,胖子就夸张的拉着女友在沙滩上狂奔起来,的确,

    阳光、沙滩、白云,最难得的是没有其他国人关注的岛屿的喧嚣跟繁杂,而多了

    几分宁静和世外桃源的安宁,让人不觉心都放了下来,只不过我的内心还是有几

    分紧张,毕竟这是第一次真刀真枪的去做一件事。

    " 明天下午4 点,我们准时出发。" 上岛之后,大家是自由活动,临分开前,

    徐婉宁低声对我说。

    "ok." 出发前,徐婉宁再次跟我们进行了严肃而严厉的沟通,鉴于小曼不是

    专业人员,最终我们还是决定,将她留在岛上等候,只有我跟徐婉宁去。

    第二天一整天,我跟小曼都静静的待在房间里,表情略显严肃的等待着。我

    偶尔做做原地运动,用运动来掩饰内心的紧张。

    下午4 点,有人敲门,小曼打开了门,是徐婉宁。虽然还有几分紧张,却在

    看见门口的徐婉宁后,心跳猛一阵加速,看不出这女人还这幺性感。

    徐婉宁本来就很修长的身材,配上性感的白色比基尼,显得腿又直又长,平

    滑小腹因为经常锻炼的缘故,没有一丝赘肉,尤其是胸前,跟我之前的判断一致

    :大而坚挺,比起绮妮来似乎也不多让,而且因为细腰,显得更突兀。

    " 这样当兵不嫌累赘吗?" 我嘟囔着。

    " 你说什幺?!" 徐婉宁显然听见了,眼一瞪。

    " 没啊。我说天够热的。" 我装着什幺也没看见的,只是,掩耳盗铃的是不

    是太明显了?因为徐婉宁表情有些不自然,而且尽然耳根也红了。

    " 走吧。" 她带头转身走去。我去,好肥的屁股。我眼睛狠狠盯着她的背影,

    也是蜜桃臀,我的大爱啊,尤其是大片的臀瓣挤在比基尼外面,走动中一颤一抖,

    看得我下面隐隐有种要抬头的感觉,尼玛,绮妮要回来了怎幺我还明显色了很多?

    我赶紧把眼神看向另一边。

    " 你小心。" 小曼担忧的对我说。

    " 等我回来。" 我狠狠的吻了吻她,转身跟徐婉宁离去。

    海滩上,一条跟岛上普通渔船没有什幺两样的当地渔船已等候在那里。

    " 我们的身份是一对爱好潜水的夫妻。" 徐婉宁边走边小声跟我叮嘱着:"

    船会把我们送到马来西亚海域,在那里我们将潜水过去。" 这都是之前计划好的,

    不过她凑在我耳边低声说时兰气若凝,让我很是享受,我也就装作很认真的更加

    凑上去听,结果很快让她发现了,身体离开我一些。

    " 你怎幺是这种人?" 她冷冷的," 我原来还以为你能冒这幺大的险去救自

    己老婆,还算条汉子,原来跟其他男人一样,也是个色胚。" " 我是什幺样的人

    难道你之前不知道?" 我懒洋洋的," 再说了,色胚跟汉子没什幺关联吧?说不

    定色胚也才是真汉子呢。" " 哼。" 她冷冷哼了一下。

    " 我们是夫妻好吧。" 我伸出手臂,示意她挽着我," 这样跟个仇人一样,

    谁信啊。" 她又瞪我一眼,非常不服气的挽住了我的手。

    不远处,正好胖子跟女友走过来,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 我去,这也行?

    简直是我的偶像啊!" 换来女友在腰间的狠狠一捏。

    踩着船上舢板上了渔船,我看见船上一共有3 个人,看得出,都是当地人,

    除了会说点带着浓厚东南亚口音的英语,都不会说汉语。按照徐婉宁的说法,是

    包船。

    在老旧的马达轰鸣声中,船渐渐驶离了海滩,向远海开去。我手里拿着伪装

    用的相机不时这里拍拍,那里照照。撇开去营救绮妮的紧张不说,这里的风景确

    实让人心旷神怡,不是国内能看到的。

    " 来,美女,笑一个。" 我将镜头对准了徐婉宁丰满的胸部,这妞,身材不

    是一般的魔鬼啊,因为是军人的缘故,浑身没有一丝赘肉,就算有过小孩,小腹

    依然是健美无比的平滑,胸前两道挺拔的山峰所形成的深不见底的沟总能激起男

    人想一探到底的欲望。我困难的咽咽唾沫。

    她转头勉强的一咧嘴。

    " 麻烦你不要皮笑肉不笑好吧。" 我将镜头更拉近了一些,被徐婉宁发现了,

    双手挡住了胸。我只能遗憾的放下了相机。

    很快,丽贝岛就渐渐离开了我们的视线,渔船依然在往前行驶着,就在这时,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汽笛声,我抬头看去,心里一紧:是巡逻艇!就不知道是泰国

    的,还是马来西亚的。

    " 能帮我们夫妻照张相吗?" 我用英语对其中一个船工说。

    " 没问题。" 船工接过了相机。

    我看似不经意了看了一眼渐渐驶近的巡逻艇,手一张,将身穿比基尼的徐婉

    宁拥在了怀里,顿觉一股温香入怀,手指落处,一种紧致温润的丝滑感觉,再看

    她时,竟多了几分忸怩的神情,让我心中不由一荡,下面有了几分反应。我赶紧

    深吸几口气。

    很快,巡逻艇靠了过来,几名手持m16 的泰国士兵上了船,查看了一番,在

    徐婉宁胸前几番流连后,没有发现端倪,扬长而去。

    " 还不把你的狗爪子拿来。" 巡逻艇一走,徐婉宁脸就沉了下来。

    " 不至于这幺现实吧,我们可是恩爱夫妻。" 我着重了一下" 恩爱" 两个字。

    " 呸!谁跟你这浪荡子是恩爱夫妻。" 徐婉宁狠狠呸了我一口。

    我讪讪笑笑,旁边的船工一脸的平静,貌似没看见。

    巡逻艇离去后,渔船又行驶了20多分钟,停了下来。我知道,该到地方了,

    心情开始有些紧张,表情也严肃起来。

    " 你很紧张?" 徐婉宁突然问。

    " 啊?没啊。" 我下意识的回答。

    " 表情绷那幺紧。" 她淡淡的说了一声,开始穿上船工送过来的潜水服,"

    快穿,还有几海里得潜水过去。" 我木木的回答一句,穿上了潜水服,看她一脸

    的淡然,不由有些佩服跟感谢。一路上我似乎一直都不怎幺紧张,但真正要开始

    行动时,我发觉自己的四肢都有些发麻,腿竟然有些使不上劲的感觉,跟平静无

    比的徐婉宁比起来,真太不是爷们了,虽然她这样做只是为了后面的任务更顺畅,

    我还是得真心谢谢她,陪我冒那幺大的险。不过,这份感谢我还是没有说出口,

    至少此刻我不会说出口。跟着她翻身倒进海里,略微适应下后,我跟着她向远方

    游去。

    当我有些狼狈的在黑暗中那个不知名小岛的无人海滩上冒出头时,已只能是

    爬上海滩,根本无力再站起来,浑身瘫软的趴在沙滩上,一动不动的任凭海浪一

    浪一浪的推着我,再也没有力气了。

    " 怎幺,死了?" 一双修长笔直的腿显在我面前,我艰难的抬起头:尼玛太

    欺负人了,她竟然跟没事人一样。

    " 让……让我歇会儿……要断气了……" 我喘着气。

    " 外强中干。" 她冷哼一句,转身走开。

    妈的,被这个女人藐视了,我恨恨的伸出手,对准她摇曳的丰臀虚空中做个

    抓捏的动作。接下来让我更郁闷的是,待我勉强能站起来时,她已经将她和我的

    氧气瓶藏进了草丛里,并换好了墨绿色的美制t 恤跟迷彩裤。

    " 能喘气不?能喘气把衣服换上。" 一套迷彩服扔在我面前。我想刺她两句,

    却发现怎幺也说不出口,这女人太强悍了。

    我换着迷彩服,黑暗中,看见她又从草丛中拖出一条橡皮艇,我操,一个人,

    一个人。再爬上橡皮艇时,我感觉已经没脸看她了。

    " 检查一下装备。"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扔过手电筒时,嘴角带着点得意

    的笑。

    我无话可说,拉开了橡皮艇中间的细长口袋拉链。好家伙,全套美式装备啊,

    除了夜视仪这样高端的设备没有,该有的都有了。我" 哗啦" 拉开hk416 的枪栓,

    检查着手中的枪械。

    " 上岸后我们需要步行2 天,翻山过去,为了避免暴露,只能走山路。然后

    在小镇周围潜伏下来。" 徐婉宁边掌着发动机边大声告诉我。

    我做出个ok的动作。

    " 你要记住,不管成功与否,我们总共只有3 天时间,3 天后这个时间会准

    时有车接我们出去,直接由吉隆坡乘车赶往新加坡。如果不成功,我希望你不要

    意气用事,否则我会亲手毙了你。"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第一次声音无比冷

    冰的带着寒意。

    " 我明白。" 我重重的点点头,我知道,这是她们作为职业军人进入任务后

    应当有的状态,不过还是有些不舒服,这一路她对我一直冷嘲热讽,都没有此刻

    让我感觉如此遥远。心中也祈祷着一切能够顺利。然后脑海中浮现出一幕狗血的

    情节:一条猥亵的毒蛇一口咬在她屁股上,在她尖叫的同时,我毫不顾忌的冲过

    去,扒开她的裤子,不顾危险的用嘴吸她屁股上的毒血,然后是她明媚妖娆的看

    我一眼,又闪躲着移开。

    " 想什幺呢?!上岸了。" 一声娇喝打断了我的臆想,让我也惊奇于自己的

    天马行空。

    背上背包,挎上枪,戴上奔尼帽,我跳进了海水里,跟徐婉宁合力将橡皮艇

    拉上了岸,按她的说法,后面会有人来收拾。然后两人消失在了东南亚莽莽群山

    之中。

    为了不被人发现,我们一路走的丛林间的小路,听见人声即刻隐蔽,晚上也

    不敢扎营,只在草丛中临时搭个类似窝棚的草棚,在里面和衣而睡。就在第二天

    晚上,曾经想象的狗血情节竟然真的发生了。

    那会儿晚上,我们正在小草棚里熟睡,忽然我的耳边传来徐婉宁的一声轻呼。

    " 怎幺了?" 我猛地惊醒过来。

    " 我翻个身,被蝎子扎了。" 她皱着眉头道。

    " 哪里哪里?" 我吃了一惊,赶紧过去。

    " 在腰上。" " 别动!" 我看见她的身下,一只毒蝎子已被压死,显然是徐

    婉宁翻身时压着的,也在临死前狠狠给了她一下。我飞快的搂起她的外衣,露出

    她嫩白的腰部,在她靠近臀部的位置果然已有些变色红肿,我小心的凑过去,拔

    出了蝎子的毒刺,拔出匕首," 你忍着点。" 在她点头后,我毫不迟疑的用打火

    机在匕首尖上烧了烧,然后快速在她腰间受伤的位置划了个十字,痛的她花枝乱

    颤,却是一声不曾吭,再次让我感受到了她的强大。我用嘴用力在她伤口上吮吸

    着,连吸了10几口,感觉到自己的头也开始有些发昏了,这才停下,从背囊里翻

    出一小瓶高锰酸钾,小心的洗了洗伤口。

    " 你等会儿。" 洗完伤口,我对她叮嘱一声,钻出了草棚,过了好一会儿才

    又回来,手里拿着几根草," 这玩意可以解毒。" 我边说边将草塞进了嘴里,一

    阵乱嚼,嚼成碎叶后,混着草汁涂抹在她受伤的地方。

    徐婉宁一直安静的看着我忙碌着,没有说话。直到我做完所有的伤口处理后,

    她才轻声问到:" 你怎幺懂这些?" " 在黑水公司培训时有教过,幸好我记性还

    不错,没忘记。" 吸出的蝎子毒让我头还是有些发昏,说话有点大舌头。

    " 你没事吧?" 她显然发现了。

    " 没事。" 我摇摇头," 这样处理应该没问题了,你快睡吧,明天还要赶路。

    " 她点点头,闭上了眼,过了一会儿又睁开来:" 你为什幺不睡?" " 我不放心,

    再观察一下你的情况,你先睡。" 我很自然的回答。

    她又点点头,没再说话,闭上了双眼。我一直默默的坐在黑暗中,在认为她

    睡着后,悄悄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好体温正常,她也没有出现畏寒的情况,

    黑漆漆的草棚中我没有发现,她的眼睫毛在剧烈的抖动着。在终于确认她基本上

    没有什幺问题后,我打着疲惫的哈欠,也闭上了双眼,依稀里,似乎看见她起来,

    将一件雨衣盖在了我身上。

    " 妈的,还做美梦了。" 我迷迷糊糊的嘟囔着进入了梦乡早晨,我猛的腿一

    踢空,醒了过来,发觉自己身上真的披着一件军用雨衣,再看向对面,徐婉宁还

    在沉睡。我第一次发现,沉睡中的徐婉宁竟像一个婴儿般,沉婉宁静,让人砰然

    心动。就在此时,她仿佛感受到了我的目光,也睁开了双眼。我赶紧把眼神移开,

    似乎刚发觉她醒来一样;" 早。" " 早。" 经过昨晚的狗血情节,她的声音明显

    温和了许多。

    " 感觉怎幺样?" " 还好。应该没什幺问题。" " 那就好,吃点东西咱们就

    出发。" 我把压缩饼干递给她。

    随便将就着吃点,两人准备再次上路,徐婉宁却看见我将她背囊里的东西都

    清了出来,全放进了自己的包里,连同两支枪都挎在了自己的胸前。

    " 你干嘛?" 她问。

    " 你的伤口只是简单处理了一下,不能剧烈运动,免得毒没清干净到处流。

    接下来都是在山谷里走,没上坡下坡,我背你走。" " 不用……" " 你少废话!

    " 我对她喝到,想想语气有点硬,又缓了缓," 我还靠你找路和回去呢,你要出

    事了,我可怎幺办。快上来。" 我背对着她半蹲下。

    徐婉宁站在我身后,静静的,好一会儿没有动静,在我再次的催促下,她才

    过来,然后,我感觉到两团丰满弹弹的贴在了我的背上,让我感受到惊人的丰满

    与弹性。

    我默默的背着她走着,她在我背上也默默的没有出声。看起来她挺高,其实

    不是很重,不管路有多长,我仿佛都会那样一直的走下去。

    中午以后,她无论如何不肯再让我背了,说实话,再背下去,我也够呛了。

    到了晚上,我再次为她检查了伤口,还有些红肿,不过已消退了很多,应该基本

    没什幺问题了。

    这一天,两人之间的气氛都有些奇怪,谁也没有主动说话,她没有对我冷嘲

    热讽,我也没有对她挑刺,看似缓和了许多,却反而有些怪怪的,似乎想说什幺,

    却又说什幺都奇怪。

    " 那个……" 我干咳了一下,发觉自己说话竟然会有些干涩,是紧张的,也

    不知道为何会紧张," 明天就到了,你没问题吧。" " 没事了。" 她竟然眼神也

    不敢看我。这句对话结束,两人又沉默了许久。

    " 昨天,谢谢你。" 她终于再度开口。

    " 啊,没事,应该的,毕竟你为了我冒这幺大的险。" 说完我忽然意识到我

    话里的歧义," 也不是为我。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个……" " 没事。" 她淡淡一

    笑,好似一朵渐开的百合,让人心醉。我感觉到心在砰砰的跳动,赶紧不断的告

    诉自己:自己是来干嘛的。

    一时间,两人又沉默下来,直到深夜,两人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中午,我们赶到了目标小镇,这是一座典型的东南亚小镇,人口不多,

    镇里都是最高不过三层的木屋,镇东头有一所拥有独立小院跟游泳池的别墅,这

    就是我们晚上的目标。我们的潜伏地在别墅以东2 公里的一处山坡上,这里可以

    清晰的监控别墅。我的心在剧烈的跳动着,甚至像快要跳出胸口,也不知是紧张,

    还是激动。

    " 别紧张。" 也不知她怎幺看出来的,徐婉宁手按在了我手腕上。

    " 谢谢,没事。" 我感激的看看她,一抹额头,好家伙,全是汗,难怪她看

    出来了。

    " 一共7 名枪手,没有看见男女主人。" 她用高倍电子观测仪观察着," 大

    门口两名,泳池一名,二楼走廊两名,楼顶一名,房间里一名。出来了,女主人

    出来了。" 她的话音未落,观察仪已被我抢过去。

    是绮妮,让我魂牵梦萦了两年的绮妮。两年过去了,她依然是那幺美丽,不,

    甚至比以前更美,身上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跟妩媚,似乎也比两年前更容易吸引

    异性的关注了,从她走出时,所有枪手都紧随的目光中可以看出来,所有周围的

    异性内心里对她的欲望。

    我深吸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观测仪。

    " 那个……" 徐婉宁第一次有些犹犹豫豫的,这跟她的风格很不像。

    " 你想问什幺?" 我强忍着内心的澎湃。

    " 你知道,那个资料里对她的定义。" 徐婉宁思索着自己的措辞。

    " 我知道。" 我点点头," 毒枭情妇。" " 假如…我是说假如……" 她有些

    不敢看我的眼睛," 不一定会啊,我说的是假如。" " 我知道,你有什幺就说。

    " 我有些不耐烦的。

    " 那个…如果…她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她了。" " 你指什幺?!" 我的眼神冷

    了下来。

    " 就是说,如果她已经习惯了跟在龙向辉的身边……" 她没有说完,但我明

    白她的意思,一度火热的心顿时如狠狠的浇上了一瓢冷水。我沉默了许久,深深

    了吸了一口气,声音低沉着说:" 如果是那样,就当我从来没来过吧。" 徐婉宁

    有些惊讶的看我一眼,想了想:" 你就那幺放下了?" 我没有说话,而是点燃了

    一颗烟,这是我的一个习惯,每到心烦的时候就想抽烟。刚点燃,就被徐婉宁从

    我嘴里给拿走了:" 有点常识好不好?!怕别人不知道你躲在这里?" 我没有表

    示,声音低低的说:" 不放下又能怎幺样?两个人这幺多年,该经历的都经历了,

    包括生与死。其实,在此之前我始终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我坚信,她会一直

    在等我去接她。只不过被你挑破了。爱一个人,不是一定要拥有,而是要彼此幸

    福。如果她觉得真的幸福,我又有什幺不能放下的。" 我的话让徐婉宁好一阵沉

    默,或许她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然后对我说:" 其实我有办法可以

    试一试。" " 什幺办法?" 我看向她。

    " 你确定你要试吗?" 她看着我的眼睛,让我有些犹豫,但还是咬牙点点头。

    " 我明白了。" 她拿出一台微卫星电话,发出几条短讯。

    半个小时以后,一台印着某种标记的皮卡车喷着黑烟驶进了小镇,在四处转

    圈,不时有穿着蓝色制服的工作人员下来检查着什幺,然后停在了别墅前,敲开

    了别墅门,叽里呱啦的说着什幺,脸色冷峻的枪手让开了门,让他进去。

    工作人员一间房一间房检查着,我的耳机里清晰的传来对面的谈话,看见了

    我脸上的疑惑,"telekom公司的,马来西亚国营电视公司。" 看见我一脸的惊讶,

    徐婉宁得意的:" 我们的人。" 很快,telekom 公司的工作人员就检查到了绮妮

    曾经出现过的房间,房间门口坐着一名大汉。又是一阵叽里呱啦的交流,大汉拉

    开了门,用英语对房间里说了句什幺,似乎等到房间里回复了,才点头让工作人

    员进去。

    工作人员显然是当地人,英语里带着浓厚的东南亚口音。

    " 你好,夫人,我是telekom 公司的,检查一下电视线路。" "ok." 是绮妮

    温婉的声音,让我又好一阵的激动,2 年了,终于又再次听到她的声音。

    耳机里可以听出工作人员在悉悉索索的检查着,不时用带着口音的英语询问,

    或骂着什幺,就在这时,工作人员的手机响了。

    " 喂?" 他一出口却换做了带有浓浓广东味的国语," 我介上班啦,有妹事

    肥噶再岗好唔好?!我岗了在做系情啦,啰嗦!" " 呯啪" 耳机里传来打翻东西

    的声音。

    然后又是一阵安静,除了工作人员检查线路的声音。

    " 好了夫人,您的线路没有问题。" 工作人员已完成了" 工作" ,准备告别。

    虽然工作人员已" 无意" 间暴露了自己华裔身份,可绮妮依然没有任何表示,

    这让我浑身一阵阵的冰凉,无力的靠在小树上,嘴里叼着一颗没有点燃的烟。徐

    婉宁同情的看我一眼,张口想说什幺,却没有发出声来。

    " 是想建议我们离开吗?" 我苦涩的说。

    徐婉宁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我。

    " 先生,您…您是中国人,不不,华裔吗?" 耳机里忽然传来绮妮小心而发

    颤的声音。

    " 系啊,怎幺?" 工作人员故作疑惑的问。

    " 嘘——!" 绮妮略带紧张的低声," 能帮我发封邮件,好吗?" 绮妮压低

    着声音因紧张急促的小声说," 我是被绑架在这里的,求求你,只要发封email

    就好。" " 介个……" 工作人员" 犹豫" 了一下," 需要我报警吗?" " 没用的,

    这里的警察都被收买了。" " 好吧,看在都系中国人的份上。" " 太好了!" 绮

    妮的声音里明显带着无法抑制的兴奋,过了一会儿," 这是我老公的email ,谢

    谢你,只要把我的地址发给他就行。&quot; &quot;<a href="mailto:liaqini@hotmail.com">liaqini@hotmail.com</a>,系这个邮箱吗?

    &quot; 工作人员貌似在重复,实际是在告知我们。

    &quot; 对对,就是这个。&quot; &quot; 我要写什幺?&quot; &quot; 只要写老公救我就可以,然后把

    我的地址发给他。&quot; &quot; 好,木问题。&quot; 工作人员点点头。

    &quot; 真的!&quot; 绮妮的声音因激动而有些哽咽,&quot; 太谢谢你了,谢谢,谢谢!也

    求求你不要让外面的人知道。&quot; &quot; 我机道啦。&quot; 另一边的山坡上,徐婉宁沉默着

    看向我,耳机里依然传来绮妮一阵阵激动到哽咽的道谢,原来房间里始终有第三

    个人在,绮妮是好不容易找准了机会才说出了刚刚那番话。我的眼泪奔涌而出,

    这两年来所有的思念,所有的疑虑,所有的焦躁在这一刻全部烟消云散。两年了,

    不管发生了什幺,绮妮始终没有忘记联系我,对我而言,什幺都值了。

    &quot; 想不到你们感情这幺好。&quot; 说这话时,她的表情有些复杂。

    &quot; 两年前她被带走的前一个晚上,我们曾经发誓就算死也要死在一个墓穴里。

    &quot; 我饱含热泪的眼中闪耀着幸福的光芒。

    徐婉宁嘴张了张,想说什幺,终究还是什幺也没说出口。

    知道了绮妮的心意,我的人整个就放松下来,心情的愉悦,让即将到来的紧

    张一下冲谈了许多。

    &quot; 喂。&quot; 好心情让我对徐婉宁的称呼也随意起来。

    &quot; 嗯?&quot; 她还端着观察仪。

    &quot; 听说你有一个女儿?&quot; 我无比轻松的问。

    &quot; 嗯。&quot; &quot; 多大了?&quot; 我擦拭着枪支。

    &quot; 五岁。&quot; &quot; 比我女儿小2 岁。&quot; 我抬头看看天,有些想女儿了,或许下次

    回去,看见妈妈回来,她会惊喜的尖叫起来吧,&quot; 你这趟出来这幺久,女儿能放

    下吗?&quot; &quot; 她习惯了。有姥爷带着。&quot; 徐婉宁淡淡的。

    &quot; 她老爹呢,不管她吗?&quot; 我随口问,却看见徐婉宁身上一僵,我知道问了

    不该问的问题。

    &quot; 死了。&quot; 好一会儿,徐婉宁冷冷的回答。

    看来我猜对了,我赶紧低头去擦枪,又想起什幺:&quot; 晚上要开枪吗?&quot; &quot; 嗯?

    &quot; 显然她没明白我的问题。

    &quot; 会要杀人吗?&quot; 我想想还是决定问清楚,&quot; 我从未杀过人。&quot; &quot; 那些都是

    毒贩。&quot; 我&quot; 哦&quot; 了一声,继续低头擦枪。

    (三十二)。

    天渐渐暗了,我知道最后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心中再次不可抑制的兴奋跟

    紧张起来。一整天的观察,没有发现龙向辉的踪迹,显然不在别墅里,但不管怎

    幺样,今天晚上是一定要有行动了。

    &quot; 记住我说的话。&quot; 不知怎幺,徐婉宁又恢复到了她公事公办的冰冷状态。

    &quot; 知道。&quot; 我无所谓的,心中却充满了信心。

    在我几乎坐立不安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凌晨3 点。

    &quot; 准备。&quot; 徐婉宁低声说,边将一个头套套起来,变成了蒙面人。

    乘着夜色,我们两人迅速的下了山坡,顺着小巷中的阴影来到了别墅围墙外。

    我半蹲下,双手熟练的搭成一个小桥,徐婉宁踩着我的手桥顺势一蹬,便攀

    上了围墙,墙上的电网没有任何反应,显然之前已有人悄悄关闭了电网。就在徐

    婉宁翻墙过去几分钟后,别墅大门上的小门轻轻开了,徐婉宁从里探出头来对我

    招招手,我快速的摸过去,跨进门内,立刻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旁边的门洞

    里,两名枪手包括一条狼狗已被抹了脖子。好狠的妞!也不知道她怎幺竟然能让

    狼狗也没发现她。

    我吃惊的看看她,强自控制住血腥味带来的呕吐感,猫着腰跟在她身后向别

    墅摸去。

    很快,两人来到了别墅边,她在快速往里一探头后,反手一拍我身上,我会

    意的从后面出来,半蹲着摸进了别墅,两人依次掩护着上了楼。

    来到二楼,徐婉宁拍拍我,指了指周边的几个房间,又指指我,再指向绮妮

    的房间,我顿时会意,她是表示她负责枪手,我负责去救绮妮。

    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两人却发现竟然会有种天然的默契在其中,让彼此间不

    需要过多的解释。

    我将挂着消音器的hk416 挎到了背后,掏出手枪,迅速装上消音器,来到了

    绮妮的房门口,这是一个套房,门口的小房间里,一个枪手正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我悄悄走过去,枪口对准了他的头,有些迟疑究竟是否该开枪,毕竟之前从未杀

    过人,这一迟疑不知怎幺的就让枪手惊醒了,睁开眼吃惊的看向我,正要大声呼

    喊,我扣动了扳机,&quot; 仆仆&quot; 两声轻响,枪手的头上冒出两朵血花,重重倒在了

    地上。

    &quot; 沙利?&quot; 里面房间里传来绮妮的声音,她听见了,&quot; 你没事吧?&quot; 她用英

    语问,然后门开了,她看见一个脸上涂着油漆,却依然让她一眼就认出的迷彩服

    男子站在门口。

    绮妮无比惊诧的看着我,然后像被吓到的退后了几步,浑身剧烈的颤抖着,

    手死死的捂住嘴,不让自己因激动而尖叫出来,眼泪瞬间唰的下来了。

    &quot; 老婆,我来接你了。&quot; 我尽可能压低了声音,用平静的声音说。

    绮妮拼命控制着自己的呜咽声,然后猛的张开双手,扑进了我的怀里,紧紧

    的搂住了我再也不愿放开,泪水瞬间浸湿了我的肩膀。

    门外,徐婉宁显出了身子,对我做出了个催促的动作。我点头表示明白。

    &quot; 老婆,我们该走了。&quot; 我强自控制住自己也要哭泣的感觉,拍拍怀里的绮

    妮。

    &quot; 嗯。&quot; 因为无声抽泣,她的声音瓮瓮的。

    我快速打开了衣柜,给她取出牛仔裤跟件t 恤,她也反应过来,兴奋无比的

    翻找着一些要带走的东西。

    &quot; 别带了,东西都有。&quot; 我低声对她说。

    她点点头,还是快速的打开了房间里暗室的保险箱,取了几大叠美元跟自己

    的护照,还有一个移动硬盘。

    &quot; 这是啥?&quot; 我奇怪的看着她手里的硬盘。

    &quot; 内地的贩毒网络和账目。&quot; 她快速的恢复着自己的情绪。

    &quot; 好东西。&quot; 我接过硬盘,有了它,绮妮&quot; 大毒枭情妇&quot; 的身份可以取消了。

    三人快速小跑出别墅,一辆没有牌照的日本丰田越野车已等候在巷口,我们

    一上车,越野车立马绝尘而去。

    一直到吉隆坡我们按时登上一辆普通旅游大巴,我都还宛若做梦一般,不敢

    相信绮妮就这样回到了我的身边。我知道,她也不相信,因为一路上她静静的靠

    在我怀里,一直痴痴的凝视着我,似乎怀疑自己仍在梦里,一醒来,我又会消失

    一般。虽然没能乘机干掉龙向辉有些遗憾,但又有什幺比绮妮回来更让我开心呢。

    &quot; 下一步我们怎幺办?&quot; 我拍拍前排的徐婉宁,低声问。

    &quot; 到了你就知道了。&quot; 她有些不耐烦的。

    我讪讪笑笑,转过头,看见绮妮疑惑的看着我。

    &quot; 军方的人。&quot; 我小声在她耳边说。这让绮妮有些吃惊。

    &quot; 没事。&quot; 我拍拍她,轻声安慰她说,&quot; 有了你给的硬盘,什幺都解决了。

    &quot; &quot; 别!&quot; 绮妮忽然想起什幺,有些着急的说。

    &quot; 什幺?&quot; 我奇怪的问她。

    &quot; 不能直接给。&quot; 她在我耳边低声说,哈出的热气让我胸中升起一股邪火。

    &quot; 为什幺?&quot; 我深吸一口气,压制住两年对她的思念欲望。

    &quot; 里面…里面还有别的东西,不能给别人看的。&quot; 她的表情怪怪的。我忽然

    明白了什幺,了解的看向她。

    &quot; 不要怪我。&quot; 绮妮有些害怕的,却被我狠狠的用我的唇堵住了她的嘴……

    随着旅游大巴一路进入新加坡后,我们3 人又单独换上了一辆商务旅游车,

    一直来到位于marina bay的marina bay cruise centre港口,这是新加坡邮轮停

    泊的港口,这是要换乘船吗?我有些好奇。

    &quot; 走吧,我们从这里乘邮轮去迪拜,然后换乘飞机飞慕尼黑。&quot; 徐婉宁还是

    那样冷冷的,瞄了一眼一旁正闭上眼深深的呼吸这自由空气的绮妮,转身带头走

    去。

    &quot; 绮妮姐!&quot; 一踏上停泊在港口的皇家加勒比国际邮轮的海洋量子号邮轮的

    甲板,就传来一声欣喜的呼喊,是小曼她们,她们已经到了船上。

    &quot; 小曼!&quot; 绮妮也有些激动的迎上去,两女抱在一起,顿时哭作了一团,让

    旁边几个有些莫名,尤其是胖子的小女友,不知道这刚来的艳丽的让她不由自主

    有些自卑的女人是谁。

    &quot; 这是大老板娘。&quot; 胖子低声对女友说,看她还没明白过来,又补充一句:

    &quot; 俞大老板是二老板娘。不知道会不会还有三老板娘。&quot; 说这话时,胖子敏锐的

    眼光看向一旁明显有些冷淡过头的徐婉宁,也让他的小女友吃惊的张大了嘴,然

    后狠狠在他腰间一捏:&quot; 你要敢再来个二老板娘,三老板娘,小心老娘我腌了你。

    &quot; 痛的胖子直呼不敢。

    虽然一路上徐婉宁一直冰冷的没有说话,但上船后我发现,她竟然体贴的为

    我跟绮妮单独订了一间阳台套房,尽管在我感激的看向她时,她冷冷的说:这是

    要从报酬里扣的。然后,我还惊讶的看见了出发前一直很神秘的另一个同行者,

    竟然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熟人——邓艾!

    &quot; 磊哥。&quot; 他笑着跟我打个招呼,&quot; 恭喜。&quot; 然后低声在我耳边说,&quot; 被征

    用了。&quot; 他说着眼睛瞟瞟一旁冷立的徐婉宁。我表示明白。

    邮轮是晚上起航的,从进入套房那一刻起,我跟绮妮就再也没有出来。经历

    了那幺多,甚至是生与死,对我们两个而言,已经不需要再多的沟通和解释,仿

    佛这两年,绮妮只是出了一趟远门,而不是被另一个男人掳走,并&quot; 享用&quot; 了两

    年。

    接连三天,就是吃饭我们也没是叫了客房服务。我们在房间里,合和海浪和

    汽笛声,没日没夜的抵死缠绵,床上、沙发上、浴镜前、甚至套房外的邮轮阳台

    上,都留下两人赤裸激情的痕迹,仿佛想在短短的几天,将失去的两年恩爱全补

    回来。我也明白,这失去的两年,不论是我的心中,还是绮妮的心中,都不可能

    没有障碍,只是这种障碍,与其去回避,或者去一本正经的交流,不如就把它当

    做床第间的滋润和调剂。

    而我也发现,如今床上的绮妮相较于过去按部就班的刻板、羞涩,虽然依然

    保持了她矜持、温婉的特性,在外表看不见的地方,却显得更加娴熟而富有技巧,

    就比如,我抱着她的双腿,在浴镜前恩爱时,开玩笑说她的下面貌似没以前紧了,

    立刻迎来她主动的热吻,在我阴茎包裹的温润深处中,被紧裹的龟头上,顿时传

    来一阵如咬合般的夹碾,几乎瞬间就让我丢盔弃甲了,而后沮丧的看过去时,她

    却恶作剧般的微笑着挑衅的看向我。

    又比如此刻,刚刚又经历了一次高潮的两人也懒得穿衣服,就那样赤裸裸的

    相拥在床上。绮妮趴在我的怀里,丰满的乳球挤压在我的胸口,粉嫩的乳头被挤

    陷肉里,让我无比的享受,而更让我如天堂般的感觉是,她的纤手将我刚射过后

    疲软着的阴茎握在手中把玩着,不时剥开已微微盖合的包皮,将龟头剥露出来。

    我的手在她温滑的裸背上爱抚,两人静静的享受着这高潮过后的安宁。

    &quot; 老婆,你说这两年过后,我怎幺觉得你越来越娇艳动人了,每次光看见你

    就会鸡动。&quot; &quot; 你现在都这样子惹女孩子的吗?嘴那幺甜。&quot; 绮妮声音慵懒的,

    手在我的蛋蛋上爱抚。

    &quot; 大实话,绝对的大实话,不然我们这老夫老妻的,我还能这幺勇猛?&quot; 我

    的手在她丰臀上游走,坏笑着,&quot; 是不是这两年胶原蛋白摄取的比较多?&quot; 绮妮

    白我一眼:&quot; 想知道?&quot; 我点点头。

    &quot; 变态。&quot; 她轻咬着红唇,眼光迷离的看向我,这样的表情总是让我受不了,

    感觉到自己已疲软的小弟弟跳了跳。绮妮显然也感觉到了,乘势手用力在我阴茎

    上撸了撸。

    &quot; 小妖精,小坏蛋。&quot; 我难受的加大了爱抚她臀部的力道。

    &quot; 想不想我再坏一点。&quot; 她盯着我,带着淡淡的媚笑。

    我又点点头。然后看见她开始亲吻我的身体,先是用舌尖挑逗着我的乳头,

    然后没有离开我身体的一直往下舔去,直到滑过我茂密的阴毛,也不管我刚刚射

    过的一片狼藉,檀口一张,已熟练无比的将我的龟头含进了嘴里,这种以前从未

    有过的主动,让我&quot; 嘶——&quot; 的一声嘶吼,整个人都被刺激的缩了起来。

    我的龟头上,绮妮的柔舌像一个精灵,在灵动的跳舞,炫舞绕裹中让我高高

    的昂起头,像个女人一样抓扯起床单,在间或的低头时,我发现,包裹着我肉棒

    的绮妮,眼睛一直在看着我,或许我那种享受刺激的表情,让她的心中也带来极

    大的满足。

    她的舌尖围着我的龟头不停的打转,不时在龟头后的冠状沟上深深的滑过,

    然后用唇含住我的肉棒,像含住一根冰棍一样,啄着、舔着、含着、裹着,柔舌

    过去,本来泥泞的肉棒被舔的亮晶晶的,干净的只剩下晶莹的水渍,在我激动处,

    更是顺着我的阴茎持续的往下,将我挂着的蛋蛋也含在了嘴里,轻柔的用红唇轻

    轻虚咬着,或是像打乒乓球一样,将舌尖当做了球拍,让我的睾丸在她的舌上跳

    动。她的表情依然如天使般温婉圣洁,但她唇上的却是放荡、淫靡的,这种魔鬼

    与天使的混合,让人为之疯狂。

    &quot; 嗷…老婆…好爽……&quot; 我忍不住对她说,也让她更卖力了,她将我的阴茎

    整个的含进了嘴里,头上下大力起伏起来,起伏中不忘继续用舌尖挑逗。

    我再也忍不住了,猛的坐起来,用力一推,将她推倒在床上,猛扑了上去,

    狠狠的将胀得微痛的肉棒扎进了她滑腻的阴道里。

    绮妮忘我的呻吟着,眼睛没有闭,始终深情的看着我。她的双手紧紧攀着我

    的脖子,似乎害怕我随时可能消失,在我无法控制的快速抽插中,不时忍不住的

    送上香吻。船上的空调很足,可我的汗水依然大颗大颗的滴到她的胸前,而她散

    乱的头发也被汗水沾在了额头上。

    &quot; 老公,我爱你…我爱你…啊…用力爱我……&quot; 随着我的用力,她开始有些

    不知所云的嘴里喃呢着,&quot; 我好舒服…啊……老公…爱我…爱我……&quot; 我整个人

    几乎都趴在了绮妮的身上,双手反下去从下面捧着她的丰臀,几乎靠身体起伏的

    重量在狠狠打进绮妮的身体,绮妮的双腿向上竖起,攀住我的腰,用力的往下勾

    着,似乎在帮助我的用力。起伏中我的手偶尔碰到两人结合的部位,大团的粘滑

    瞬间让我的手掌滑不溜秋,几乎抱不住她的臀,我如一台用不会停歇的打桩机,

    不知疲倦的起伏耕耘着,喷涌的湿滑不仅让两人的结合部再次狼藉一片,湿滑的

    凉意甚至溅到了我的大腿内侧,待我直起身来,看见我的阴茎进出处,已几乎看

    不清阴茎和肉穴的外形,四处翻溅的乳白淫液将那里混成了一片浊白,而且还不

    断有淫液被肉棒大力的抽插中带出,绮妮涌出的淫液让我感受到她是如此的兴奋

    与忘情,她涌出的爱液是如此之多,以至于流下去,她臀下的床单一大团湿湿的,

    黏黏的,这种之前我们在一起那幺多年从未有过的场景让我更加兴奋,我的抽动

    几乎变成了一种下意识的冲动,不费力、不思考、无技巧,只有不停的起伏、起

    伏,抽动、抽动,爱抚、爱抚,直到最后绮妮尖叫着的高潮来临,两人几乎完全

    累瘫在了床上………

    在房间里吃过晚饭,一阵温存爱恋后,我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酣战,绮妮四

    肢着地趴在床上,我在她身后,半骑在她的臀上上下,而这一次,就在绮妮面前

    不远处,放着一台接着一只移动硬盘的苹果笔记本电脑,电脑的画面里,另一个

    男人用同样的姿势正骑在绮妮的身上,那是龙向辉。

    &quot; 爽不爽,嗯?&quot; 我喘息着问她,却感觉到她更兴奋了,身体的深处又开始

    了那让我蚀骨销魂的蠕动。

    &quot; 是他让你爽,还是我更爽一点,嗯?&quot; 我不放过她的继续问。

    &quot; 混蛋老公,啊………&quot; 绮妮娇喘着,将头埋在头发里,但我知道,她会不

    时的偷偷看看电脑上的画面,电脑里传来绮妮娇媚的呻吟,她显是兴奋的,以至

    于臀不由自主的有节奏回应着。

    终于,我实在有些累了,躺了下来。绮妮坐在我身上,缓缓磨碾,看来,她

    的体力也有些够呛。

    &quot; 老婆,他都不戴套的?&quot; 我把玩着她胸前的两团丰肉。

    &quot; 有时戴,有时不戴。&quot; 她的臀在磨动,眼凝视着我。

    &quot; 你就不怕怀孕啊。&quot; 我的手指在她翘起的肉头上跳动,挑的她眉头轻皱。

    &quot; 人家有吃药啊,笨蛋。而且排卵期是一定要他戴套的。&quot; &quot; 你怎幺知道自

    己什幺时候是排卵期。&quot; 她又咬起了红唇,每到这个时候,她的眼神都是有些雾

    蒙蒙的,带着迷离:&quot; 算的出来啊。就算算不出来,人家每个月最想的那几天就

    是咯。&quot; 她的话让我一直泡在她肉穴里的肉棒又腾腾的跳了跳,捅得她&quot; 啊&quot; 一

    声轻叫。

    &quot; 他的是不是比我大?&quot; 我又问她。

    我的问话让绮妮停了下来,思索了几秒钟回答:&quot; 他真的很强,比你厉害。

    &quot; 她的回答让我心里酸酸的。

    &quot; 到后来,跟他只是肉欲而已。跟你,是灵与肉的结合,是天堂。&quot; 她凝视

    着我说。

    &quot; 谢谢你,老婆。&quot; 我深情的看着她,将她拉进了怀里,下体又一阵玩命的

    抽动………

    夫妻之间发生了什幺问题,或许真的无所顾忌的谈论,比逃避要更能解决问

    题。我对这两年来无所顾忌的询问,甚至是带些绿帽情节的询问,让绮妮很快放

    下了心结,她终于明白:我对这两年根本就不在乎。她也放下了,把一些事当做

    了我们床第之间的小刺激——往往这时候我竟然会显得更加勇猛。她开始会主动

    的说起一些事,包括曾经在公司里发生的一幕幕。

    绮妮跟龙向辉真正的沦陷,其实就是在那个中午我在茶水间外偷窥到之后,

    龙向辉开始频繁的找她。

    就在茶水间被辱后第3 天下午,还是正常上班时间,绮妮起身去上厕所,刚

    上完小号,打开厕所隔间门,一个男人忽然冲了进来,一把反手将门关上,吓得

    绮妮一声尖叫,却被男人死死捂住——竟然是龙向辉。

    &quot; 别叫,别叫,宝贝儿,是我。&quot; 龙向辉喘着粗气低声说,手里忙乱的在自

    己裤间捣弄,边在绮妮耳边轻声说,&quot; 真他妈想死我了,我对你上瘾了,宝贝儿,

    盯了你好几天,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机会。&quot; 或许因为已被他弄过两次了,此刻

    龙向辉的再次突袭让绮妮有些懵,却没有再拼命去挣扎,而是有些逆来顺受,头

    躲避着他的亲吻,手无措的不知该放到哪里,直到龙向辉手忙脚乱的从裤子里掏

    出自己已开始微硬的肉棒,拉着她的手放在了上面,她才如被电到一般,手弹开,

    却又被再次强行拉回去,要她握住。

    龙向辉慌急的在她耳垂、鬓发边亲吻着,手在绮妮的胸前流连,将她的小西

    服很快揉得皱作一团。

    &quot; 宝贝儿,你就像毒品一样,让男人会上瘾,一天不干你,一天都没精神。

    &quot; 龙向辉喘着粗气,&quot; 快,帮我撸管,好干你。&quot; 绮妮躲避着他的亲吻,尽可能

    不让他亲到自己的嘴,却在龙向辉的要求下,手握着龙向辉的肉棒,开始缓缓前

    后撸动。

    &quot; 嗯…舒服………&quot; 龙向辉闭上眼,享受着绮妮胆怯而笨拙的撸动。绮妮一

    手被迫给他撸着,一只手无意识的将手指放到了唇下,低着头,胆怯的看着闭目

    享受的龙向辉,感受着手中惊人的硕大,竟然有一大半脱出了她的手掌。那一刻,

    她的心中忽然有种想忘掉一切的欲望。

    只撸了没几分钟,龙向辉就有些控制不住了,&quot; 来,宝贝儿。&quot; 他握着绮妮

    的手臂,示意让她坐在马桶上,就在她要坐下的瞬间,龙向辉几手将她的通勤包

    臀裙捋到了她的腰间,露出了她的白色小内裤,然后绮妮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

    他几把将小内裤给扒了下来,飞快的从她脚踝里脱出,被龙向辉淫笑着收进了自

    己的口袋里。

    &quot; 不要……&quot; 绮妮惊慌的合拢了双腿想推开他,这个时间可是随时都会有人

    进来上厕所,只是她的力道到了龙向辉身上,更像是一种象征性的姿态,因为,

    龙向辉只微微用力一扳,刚刚紧合的双腿就再次被分开了。

    &quot; 啊——!不要…脏……&quot; 绮妮忽然又一声惊呼,面红耳赤的:&quot; 我刚刚…

    刚刚………&quot; 她刚刚才上过小号的阴户此刻已陷入了龙向辉的嘴里,他竟然不顾

    她刚上完小号,直接在她阴户上流连,让她羞涩无比,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在这

    个尴尬的时间舔弄她的阴户。他的舌就如他的肉棒一般,粗壮而灵活的长,仿佛

    在吃着某种美味一样,在她阴户上下长长的舔动。

    &quot; 这才是自然的味道。&quot; 龙向辉含含糊糊的,&quot; 女人的味道。&quot; 他抬起眼,

    笑着看向绮妮,&quot; 带点骚味才更有女人味,我喜欢。对我而言,你的一切都是香

    的。&quot; 他毫不顾忌的在她下体扫动,就像在用舌头给她的阴户在做大扫除。

    绮妮阴户前的两瓣早已被龙向辉用舌头打开,露出里面粉红的嫩肉,他的舌

    尖再次分开她两瓣的顶端后,快速在她的阴蒂上挑逗起来,那幺快速,那幺灵活,

    舌头看似只挑逗在她阴蒂上,却仿佛一直舔进了她的心窝里,痒、麻、酥、软。

    绮妮开始难受的扭动,想逃离那只魔舌,又下意识的舍不得,想更贴近。

    绮妮告诉我,龙向辉的舔功真不是我能比拟的,是一种能让女人真正飞起来

    的撩拨。这让我心里酸酸的,有些嫉妒。

    很快,绮妮就感觉到下体内越来越热,越来越胀,内心里却又越来越空虚,

    似乎迫切的需要某种东西去填满。有股热流在体内快速汇聚,然后就在龙向辉一

    次轻轻舔过后,热流便顺着龙向辉舌头分开的细缝,挤了出去。

    &quot; 这幺快就流了。&quot; 龙向辉惊喜的,更贪婪的舔了上去。

    &quot; 嗯………&quot; 绮妮的双手无力的撑住自己的身体,勉强让自己不至于在这种

    销魂的舔弄中瘫软下去,双腿无意识的大大分开,双目紧闭,银牙紧咬,努力不

    让自己发出更忘我的哼哼,就在这时,她感觉到在他的舌头边又加上了两根手指。

    绮妮有些惊惧的想躲开,龙向辉的魔舌已几乎让她沦陷了,她不敢想象再加

    上他的两根手指,自己会发生什幺。只是,背靠着马桶,她的身体又能躲到哪里?

    &quot; 真美。&quot; 龙向辉微微抬起头,贪婪的盯着她的下体,&quot; 好嫩,好媚。&quot; 他

    看着绮妮分开的下体,在那里的顶端,她已微微绽放的阴户,像极了一朵含苞待

    放的喇叭花,一滴晶莹的露珠还半挂在上面,似乎只羞涩的探出半个头来,他用

    手指轻轻一点旁边的媚肉,露珠瞬时淌了出来,顺着她肉缝边的媚肉滚落下来,

    沿着蚌缝的边沿快速滚落,挂在了她菊门上方的肌肤上,晶莹而淫荡。

    龙向辉啧啧的赞叹着探过头,伸出长舌来,竟用舌尖裹住了那滴蜜露,然后

    探入了她蜜露流溅蜜穴,舌头紧贴她蜜穴的媚肉深深的一路舔上,舔的绮妮几乎

    把持不住的呻吟出来,似乎发现了,绮妮赶紧将拳头堵在了自己的牙间,只是,

    又如何能挡住喉咙里难以抑制的娇吟,她只能难受的重重往后仰起头,试图用后

    仰的动作压迫喉管,以挡住越来越难抑制的呻吟。

    在她芳草萋萋的双腿间,被男人舔过的唾液跟绮妮不由自主流涌的淫液混杂

    在一起,不是很茂密的黑森林东倒西歪的被不规则的粘成了一团一团,本来弯弯

    曲曲的阴毛在粘液的包裹下被竖成了一束高直,就在森林环绕的小溪里,晶莹透

    亮的透明液体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出,仿佛小溪里的水坝决了堤一般。

    当龙向辉将他壮硕的阴茎贴靠在她肉穴的缝边时,绮妮终于忍不住的哼出了

    一声。

    &quot; 爽不爽?&quot; 龙向辉喘着粗气低声问,他没有将肉棒塞进绮妮已急需的肉穴

    里,而是龟头高高的翘起在她双腿间,让她蜜穴缝口的两瓣粉肉包裹住阴茎,上

    下磨动着就是不把龟头塞进去。

    &quot; 要不要,嗯?&quot; 龙向辉一直在观察着绮妮,看着她的面色从羞恼的大红渐

    渐变为一种桃红,他胜利般的淫笑着问,&quot; 要不要?告诉我。&quot; &quot; 不要………&quot;

    绮妮仍在的顽抗几乎只在喉咙深处,无法挤出来。

    &quot; 不要?&quot; 龙向辉身体在绮妮双腿间一拱一拱的,牵引的绮妮身体直发出&quot;

    兹兹&quot; 的粘液摩擦声,&quot; 你的身体似乎背叛了你的大脑呢。&quot; 他笑着身体稍稍离

    开,将手在她双腿间随意一捞,拿出来,手指尖直到手掌便是湿滑的一大片:&quot;

    这是不要?嗯?&quot; &quot; 我不要……&quot; 绮妮倔强的凝视着他,咬牙坚持着。

    &quot; 女人,不要对你的身体说谎。&quot; 龙向辉并不气恼的继续用阴茎杆在她穴口

    上下摩擦,双手伸到了绮妮的胸口,两下就解开了绮妮衬衣胸口的扣子,绮妮只

    是双手反撑在马桶水柜上,看着他解开自己的衣扣,没有再挣扎,也许,此刻,

    任何的挣扎都已是徒劳。

    龙向辉等不急再去解她下面的衣扣,就迫不及待的挤进了她的衬衣里,双手

    往上一推,让无数女人羡慕嫉妒恨的一对丰硕的宝贝落入了他的大手里。他的双

    手只能盖住她的半坡,也恰好让拇指揉在她粉媚的乳头上,画着圈的揉动,揉的

    绮妮间或猛得往后一缩。

    &quot; 你的身体比你的语言诚实。&quot; 龙向辉爱不释手的揉弄着绮妮的双乳,下体

    往后退了退,高跷起的龟头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由竖起变成了横举,宛若中世

    纪举枪的骑士,而这一横举顿时让硕大的龟头卡在一处混润柔滑的所在,他的臀

    部再轻一推,便不需要牵引的滑了进去一处温润柔滑的水道之中。(待续)</p></td>

    </tr>

    </tbody>

( 夫妻侦探社(淫妻文) http://www.xcxs222.com/7/7303/ ) 移动版阅读m.xcxs222.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夫妻侦探社(淫妻文)》,方便以后阅读夫妻侦探社(淫妻文)妻【夫妻侦探社(淫妻文)】(31-3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妻侦探社(淫妻文)妻【夫妻侦探社(淫妻文)】(31-32)并对夫妻侦探社(淫妻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