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笔记

10093.第063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大道无为 本章:10093.第063章

    她的脸色不变的话倒是奇怪了。 我在心里想道。

    我说:“你也知道的,一个省里面那么多的干部,而且还有不少的领导要考虑他们自己的人的位子。我想,可能你上次告诉我的那几个位子已经有其它安排了吧”

    她说:“省里面其它的部门我可不想去。我知道的,其实还有几个部门需要办公室主任,比如省工商局,药监局什么的。我当这办公室主任当得太久了,早就当烦了。与其回去继续当办公室主任的话,我还不如在这里躲清闲呢。”

    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而且也开始变得激动了起来。我在心里暗暗地觉得好笑,其实我也就是故意在让她着急的,因为我很想知道她内心的真实想法。一般来讲,当一个人着急起来后就会暴露自己最真实的东西的。当然,我也不能做得太过分了,否则的话将会适得其反,一旦她恼羞成怒后就得不偿失了。

    我笑着对她说:“吴主任,当时你可是只告诉我说想要离开这地方的啊刚才你也讲了,至于具体怎么安排的,你只能听从组织上的安排啊”

    她即刻冷静了下来,淡淡地对我说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总得去一处自己还算比较满意的地方吧岂有舍高求低的道理冯主任,我可是真心在求你帮忙的,你这边办事情总得尽心才是吧对不起,可能我不该这样说,但是我真的觉得有些失望。”

    这就是真实的她,这就是交换,她还真的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人。此刻,我的心里顿时就对她有了一个明确的评判了。

    我顿时就笑了起来,“吴主任,我倒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你总是想着省里面的那些位子呢我们江南省那么大,那么多个县市,你怎么没有想过其它地方呢”

    她顿时愕然地来看着我,“冯主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县市副县长那可是副处级。副市长我可以上到副厅吗”

    我笑道:“宁头不做凤尾。你难得没有想到过自己可以去当一把手吗比如某个县里面。。。。。”

    她即刻张大了嘴巴,“不会吧我可以去那样的位子”

    我朝她点头,“当然可以。你现在是正处级,县长的位置不也是正处级吗有什么不可以的不过据说现在那样的位置就只有一个了,而且还比较偏僻。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她即刻地道:“干嘛不愿意啊县长,那样的位置可不是一般的关系可以去的。冯主任,你不会骗我吧”

    我朝她微笑,“实话告诉你吧。我家乡的那个县的县长本来是我同学,他叫康德茂。你应该认识他的,他马上要调离那里,所以那个位子就正好腾出来了。吴主任,你的运气不错,正好遇到了这样的好事情了。吴主任,这个位置总不比你希望的差吧”

    她顿时大喜,“冯主任,太感谢了。刚才我说的话你不要计较啊。来,我敬你一杯,太感谢了。今天我们多喝点吧,这个消息值得我们多喝几杯。”

    我朝她微笑道:“能够陪我们吴主任喝酒,这是我的荣幸啊。”

    她即刻去叫服务员拿来了一**五粮液。

    这时候我才对她说道:“吴主任,那明天晚上的事情就得麻烦你了。”

    她豪爽地道:“没问题。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冯主任,那位窦总给我提了一个条件,可是我却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他。”

    我怔了一下,“你先说说,他有什么样的条件”

    她笑着说道:“其实他的条件对你来讲也许很简单,但是我不知道你究竟愿不愿意那样去做。”

    她的话让我感到莫名其妙,一时间摸不着头脑,我再次问她道:“你快告诉我啊,他究竟提了什么条件嘛。”

    她说道:“那位窦总说,他知道庄晴是我们江南人,所以他非常希望能够在明天晚上的酒桌上见到她。冯主任,我在想,既然人家主动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如果我们安排不了此事的话可能会办不成那件事情的。”

    我想也没有想地就说道:“这都是什么事情啊庄晴和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不可以我不能做这样的事情。我说过了,她是我的朋友,我怎么能够让自己的朋友去做那样的事情吴主任,我不能答应他的这个要求。”

    她看着我笑道:“冯主任,看把你给急的。呵呵你放心,人家窦总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他也就是说想让庄晴来一起吃饭、喝酒罢了。我还问过他呢,他说是他最近准备介入影视行业,想要在那一块去投资,所以想趁此机会了解一下相关的情况。而且他也说了,他非常希望自己投资的第一部电视剧能够由庄晴主演,因为庄晴代表的就是收视率啊。冯主任,你放心好了,明天晚上你我不是都在吗你还怕庄晴被人家给绑架了啊”

    听她这样一讲,我心里顿时就松了一口气,而且也不再像刚才那样生气了。我说:“这件事情我得问了她本人后再说。而且我也不知道她明天是否有空呢。”

    她说:“如果庄晴明天没有空的话,那我们可以把饭局改在后天啊。人家窦总可是说了,必须庄晴参加他才出来和我们谈那件事情呢。冯主任,人家可没有提出要在我们江南扩展业务的事情哦,所以人家这样的要求也不应该过分吧”

    我想了想后说道:“我问了她再说吧。”

    她朝我举杯,“好。我等你回话。冯主任,今天我们不要再谈这些事情了吧来,我们喝酒。”

    后来我们也没有喝多少,因为我心里一直装着她对我说的那件事情。

    晚餐结束后我回到房间里面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庄晴打电话。我心里在想:看来这件事情还必须得她出来才可以了。

    可是。。。。。。我心里不由得还是有些担心。而就在这时候,我脑子里面顿时灵光一现:对了啊,为什么不让她把夏岚她们几个都叫出来啊这样的话不但人多气氛会更好,而且也更能够保证庄晴的安全了。

    对,就这样。我顿时就拿定了主意,然后即刻就拿起手机给庄晴拨打了过去。

    本以为我还需要细细向庄晴解释一番后她才会同意的,结果没想到在我简单地说了事情后她即刻就答应了。

    她说:“江南驻京办以前叫过我几次,但是我不愿意去。冯笑,说实话,我不喜欢和我们江南省的官员在一起。但是你不一样,既然你请我去的话,我肯定会答应你的。我说过,只要是你的事情,我都会义无反顾地帮你的。”

    她的话让我感动万分,我说:“庄晴,谢谢你。不过那位老总也就是想和你见面找你谈谈他准备投资影视的事情。我倒是觉得如果可能的话你们可以合作一下。毕竟这位老总是有背景的人。你觉得呢”

    她说:“是啊。我觉得见一面倒是无所谓。”

    我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话似乎有些冲淡了她对我的那份情感了,于是急忙地道:“庄晴,这次我到北京来要办的事情太重要了,如果办不成的话我回去后会被人笑话的,而且还会影响到我今后事业的发展。因为我要办的这件事情已经提交到了省政府常务会研究通过了,而且还是我自己去汇报的。庄晴,这件事情就拜托你多帮帮我吧。”

    她顿时就笑了起来,“冯笑,你怎么和我这么客气了我不是已经答应你了吗虽然我特别不想去那什么驻京办,但是既然已经安排在了那地方,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我急忙地道:“也就是在那里吃顿饭。这件事情是我找他们帮忙联系的,联系的人是那里的办公室主任,是一个女同志。对了庄晴,我想了一下,要不你叫上你的那几个姐妹吧。可以吗呵呵我倒是觉得这样对你更安全。毕竟我对那个老总也不是很了解。而且明天又是我请客,万一我喝多了控制不了局面的话也好有人照应你。”

    她顿时就笑了起来,“我怎么觉得像是要去赴鸿门宴似的”

    我也笑,“小心一些好啊。我对北京这地方不大熟悉,而且那位老总又是部级官员的儿子。说实话,我对那样的公子哥儿不大放心。”

    她笑道:“好吧。我给她们讲一下。她们对你印象都还不错的,你的这个面子她们肯定会卖。”

    我说道:“那好吧,明天晚上我在江南驻京办等你们。”

    明天晚上宴请的事情安排得如此的顺利,顺利得连我自己都不大敢相信。

    然而后来我才知道,吴双虽然在我的事情上尽心地帮助了我,但是她却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让我叫上庄晴的目的根本就是她早有预谋的。而且我更没有想到的是,后来发生的巨变也是从那一刻就开始在酝酿了。

    其实当时吴双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会触发出未来一系列的事件出来,庄晴也不知道。而我就更不知道了。

    所以,在后来我总是为此感叹:看来很多事情冥冥之中还真是有着天意在主宰。。。。。。

    第二天下午我很早就去到了江南驻京办。当然,在去之前我提前与吴双电话联系过。

    我的想法很简单:既然今天是我请客,那么我就必须得提前去订好晚餐的标准,同时也还要再次与吴双沟通一下。

    今天中午的时候林育给我打来了电话,她告诉我说她已经与乌冬梅见过面了。她告诉我说:“冯笑,这个女孩子很不错,看上去很精灵,而且在我和她的交谈中也感觉到了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孩子。”

    我说:“她确实很聪明,而且也很懂事。”

    她笑道:“我说呢,难怪你那么舍不得。冯笑,你当初不会准备娶她当老婆吧”

    我急忙地道:“姐,怎么可能呢我连洪雅都放弃了,其他的女人就更不会考虑了。”

    电话里面即刻就传来了她的叹息声,“洪雅。。。。。。是啊。哎不说了。”

    我也觉得自己好像不该谈及到这个话题上面去,随即说道:“姐,我和乌冬梅就是师兄妹关系,我在学校上班的时候认识的她。我还帮助过她和她家里的一些事情。就这样。”

    她笑着说:“她自己也是这样说的。很好。”

    我不需要再问了,因为我已经从她的话语中晚期能够感觉得到乌冬梅已经答应了此事。而此刻我最关心的还是今天晚上的事情。于是我即刻对林育说道:“姐,吴双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今天晚上我在驻京办请那位窦总。他是窦部长的儿子。”

    她说:“你好好安排今天晚上的事情吧。我想,你已经把情况都告诉了吴双,是吧”

    我回答说:“是的。”

    她说:“你在今天晚上吃饭前再告诉她,她的事情我已经和你家乡所在的那个市委组织部的人沟通过了,他们基本上已经同意了我的意见。现在我还需要去给省政府办公厅讲一下,然后就会尽快办理好她调动的一切手续的。”

    我大喜,“谢谢姐。不过我觉得还是不要那么快的好,我这边的事情还没有落实呢。这个吴双,她完全就是在和我做交换嘛。既然是交换,总得等值才是。你说是不是”

    她说道:“你的事情只是一个方面,我也问过她了,我觉得按照她的那种方式去操作的话问题不大,毕竟这件事情在你的眼里很大,但是在人家那里却根本就不算是多大的事情。吴双的事情还牵涉到领导的事,早些解决是有好处的。”

    听她这样一讲,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到了驻京办后我首先去到了吴双的办公室里面,我忽然想到自己曾经对夏岚说过要搬到这里来住的事情,而且今天晚上她也很可能要来吃饭,所以我首先就请吴双帮我在这里开一个房间。当然,我还是有着充分的理由的。我说:“今天晚上我担心自己喝醉了,干脆就在这里住下吧。就住一晚上。”

    她笑着说:“没问题,很简单的事情。我马上给你安排。”

    于是她打电话叫来一位办事员,让他马上去给我开了一个房间。

    我这才把林育告诉我的话对她讲了。她很是高兴,“冯主任,我什么都不说了。你放心,今天晚上我会把一切的事情都安排妥当的。”

    我说:“今天晚上除了庄晴之外,可能还有几位娱乐圈的明星要来。她们都是庄晴的朋友。这件事情我没有提前告诉你,因为在此之前庄晴没有告诉我此事。”

    她笑着说道:“好啊,那就更好了。这样一来气氛就会更加不错的。冯主任,还有那几位明星要来呢”

    我说:“夏岚,许如惠,还有就是瞿锦。庄晴和她们三个人是好姐妹。”

    她很是高兴地道:“太好了。冯主任,还是你厉害啊,你这一出面,竟然邀请到了这么几位大明星,我真是太佩服你了。”

    我“呵呵”地笑,“这都是庄晴叫来的啊。我可没这样的本事。不过这次到北京后我和她们吃过两次饭,也算是已经认识了。她们都很不错,一点没有大明星的架子。”

    她笑道:“那是在你面前罢了。人家总得给庄晴面子不是”

    我笑着说:“倒也是。吴主任,我想问问,今天晚上的菜品都安排好了吗”

    她笑着问我道:“冯主任,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这里的条件有些简陋啊”

    我急忙地道:“那倒不是。上次我在你这里吃饭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你们这里的条件其实并不比五星级酒店差。”

    她笑着说:“那是当然。我们这里本来就是按照五星级酒店装修的。我们餐厅的二楼是自助餐区,三层都是雅间,必须在服务员的引导下,报出雅间名称或订房者姓名才可进入,而且每个雅间都是固定的服务人员。此外,我们的四楼还有一个雅间,我们整层楼就只有这一个,是高级别领导就餐的房间,不随便对外开放。如果不是我们主任最近不在的话,这个房间今天我还安排不了。”

    我问道:“你们领导又不在啊”

    她点头道:“他回江南去了。今天下午走的。省政府办公厅通知他回去开会。”

    我笑着说:“说不定和你这次调动的事情有关呢。”

    她摇头笑道:“肯定不是专门为这件事情回去的,我还达不到可以让他专程回去那样的级别。”

    我笑道:“我说的是有关好不好”

    她笑着说道:“可能吧。冯主任,我继续给你讲我们这里的情况吧,反正现在时间还早。呵呵主要是我不想在这里谈我的事情,毕竟事情还没有最后定下来嘛。除非是我看到了自己的调令。”

    我急忙地道:“时间问题罢了。你放心好了。”

    她点头,“冯主任,可能你对驻京办这一块的情况还不是特别的了解。其实每个省的驻京办都有自己的高档餐厅,就餐条件都相当不错。比如福建的驻京办,他们的菜品以正宗佛跳墙、虫草花斑鱼等最为知名。而且各大驻京办的餐厅里面销量最大的白酒都是茅台。因为来这里的客人们就认茅台,其中十五年的茅台至少一万块钱一**,普通的飞天茅台也得近两千块一**。还有拉菲红酒,四级要五千来块一**。我们驻京办的餐厅除了我们自己的宴请接待之外,还竟然接待国企和政府单位的宴请,因为我们这里的条件并不亚于五星级酒店,但是却更低调。”

    我知道她这是在向我报价,我说道:“没事。今天晚上就按照你们这里最高的标准配餐吧。”

    她笑着摇头道:“最高的标准倒是没必要,不过我觉得需要特色。然后酒配好一点就是了。其实宴请最花钱的是酒,你说是吧”

    我点头,却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你们这里的茅台是真货吗”

    她笑道:“当然。我们的酒可是从茅台酒厂进来的。茅台酒厂的真酒大多都卖到了北京,除了各大部委和军队购买的接待用酒之外,剩下的都到了我们各大驻京办了。这你完全可以放心。对了冯主任,我把今天的菜单拿给你看看,如果你觉得不满意的话我们马上换就是。”

    随即她就从她办公桌的抽屉里面拿出一张单子来,随后就递给了我。我看了看,发现上面是用钢笔书写的菜品名称。这应该就是她的笔迹,因为我发现自己眼前的字体里面有着几分娟秀。

    我看着手上的菜单,“呵呵”地笑道:“吴主任的钢笔字不错啊。很漂亮。”

    她笑着说:“我以前练习过一段时间的书法。冯主任,你看看菜单吧,看是不是合适。”

    我说:“你安排了就行。”

    不过我还是在仔细去看上面所列的那些菜品:

    凉菜有:卤拼,夫妻肺片,口水鸡,盐水鸭,酸辣蕨根粉丝,凉粉;

    热菜有:龙虾刺身,清蒸东兴斑,辣子鲍鱼,剁椒深海鱼头,泡椒鱼肚,水煮鱼,红烧牛鞭,粉蒸羊肉,三蒸羊肚菌,五谷丰登,豌豆尖,开水白菜汤,红烧佛跳墙位,鱼翅捞饭位,绍字辽参位,糍粑位,老鸭汤位,果盘位。

    后面是注明的酒水:十五年茅台一件六**、拉菲红酒一**。极品俏江南香烟一条。

    我心想:这些菜看上去倒是不错,既有显示档次的海鲜类,又有我们江南的特色。不过这顿饭吃下来可能是得花费近十万元啊。事情办成了倒也罢了,办不成的话看来就得我自己掏钱了。这么大的花费却没有办成事情,我怎么好意思自己签名报销呢

    我说:“不错。吴主任,你费心了。谢谢你啊。”

    她笑着说:“酒呢,也就是预备在这里,不一定喝得了这么多的。”

    我点头,“吴主任,那几位女明星平日里喜欢喝红酒,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多准备红酒才是。白酒嘛,如果窦总喜欢喝白酒的话到时候我陪他喝就是了。”

    她点头道:“行。红酒我也准备好一件。”

    随后她带我去到了五楼的那个他们这里最豪华的雅间里面。

    根据吴双的介绍,我们此刻乘坐的这部电梯直达三楼,也是特地为四楼设置的专用电梯。开始的时候我还没有听懂她的话,可是当我们在三楼下了电梯后顿时就明白了。

    从电梯里面出去后是一个小小的庭院,而这个庭院却是一个露天花园,在郁郁葱葱的绿意下,几张白色的欧式雕花桌椅陈列在花园的空地之上,看上去非常的雅致、休闲。在庭院的一旁是一处旋转式欧式风格的楼梯,她带着我慢慢朝上面走去。

    楼梯的尽头竟然是一个小酒吧,满目所及,皆是棕红与暗黄色的浮华格调,低调且张扬。吧台的壁柜上排列着形形色色的啤酒,一张长长的吧台边上,一个服务员正在打着啤酒,和着这里的音乐的曲调节奏,他把酒逐一倒入各式庞大的酒杯上,末了,啤酒还在杯面上冒起了一层厚厚的白色酒泡,挨挨挤挤的,看上去甘凉欲滴,顿时间酒香已溢满了一室。

    我顿时知道了,这一层楼的这个餐厅肯定天天都有安排,否则的话在这里设置这样一个酒吧,而且还有工作人员的话岂不是浪费

    “这里天天都这样吗”我还是问了一句。

    “是的。有的领导在吃完饭后喜欢到这里来喝点啤酒,顺便谈点事情。如果是夏秋季节的话他们会去下边的庭院里面喝茶。不管这里有没有客人愿意坐下来,但是我们都随时准备着的。”她回答。

    我不禁感慨:要是我们的那些国有服务企业有这样的服务就好了。在这办事处里面,处处都体现着“领导才是上帝”这样一种观念啊。

    从酒吧旁边的楼道直接往前走大约四五米的距离,当吴双打开了那道门之后,我们就进入到了江南省驻京办里面最豪华的雅间里面了。

    可是我却顿时就诧异了,因为我眼前的这里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豪华。不,准确地讲是根本就不像是我想象的那种类型的装修风格。

    这地方似乎更像是电视、电影里面民国时候大户人家的客厅一样,四处都洋溢着家庭式的温馨气息。地上暗红色的地毯,头上古色古香的吊灯,还有陈旧典雅的家具,屋子中间那张巨大的餐桌铺就的也是格子花纹的桌布。。。。。。这一切的一切,在温暖的鹅黄色灯光下,似乎一切都被染上了一层慵懒的惬意。这里的四面墙壁上还挂满了一张张江南省城旧时的照片,活似一间古老的博物展览厅,悠久而静谧。走近一看,每张泛黄的照片上都讲述了一段细碎而珍贵的我们江南古城的历史,让人顿时就有一种回到过去的激动心境。

    我很是佩服这个地方的设计者,因为我觉得这里的设计者是非常懂得领导心理的一位高手。

    “怎么样”她笑吟吟地在问我道。

    我感叹地问道道:“这个雅间的设计创意是谁提出来的”

    她愕然地看着我问道:“怎么你觉得不好”

    我笑道:“好,太好了。”

    她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你说说,哪里好了”

    我说:“一般来讲,到这里来就餐的领导基本上都应该是五十岁以上的人了,而这个年龄的人是非常喜欢怀旧的。而怀旧本身就是有着丰富阅历的人最大的精神享受,也可以说是一种心理需求,而在外人的眼里,怀旧也是一种文化。所以,我觉得这个雅间的装修风格不但时尚而且更能够让领导们有温馨的感受。嗯,还有,怀旧其实就是在回忆自己的过去,会让人们想起自己年轻时候的那些意气风发,要知道,每一位可以到这里来吃饭的领导都是有着不平凡的过去的。所以,我觉得这个雅间的设计者还真是一位心理学方面的专家呢。”

    她笑吟吟地问我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地方只适合接待领导而不适合像今天晚上这样的安排如果你觉得这个雅间不好的话,我可以马上换一间三楼的,那里全部是现代的设计风格。”

    我摇头,“这里很好。那位窦总,包括庄晴她们,你说这些人什么高档豪华的地方没有去过恐怕早就厌烦了吧这和吃东西一样,天天鲍鱼、龙虾的,谁受得了现在人们追求的是特色。而且,从刚才我们谈及到的怀旧心理来讲,像这里的风格也是适合不同年龄阶段的人群的。因为怀旧心理并没有特定的人群和年龄,它可以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也可以发生在人生不同的阶段,因为它是一种稳定的个人心理倾向。此外,怀旧心理多表现为美化故乡、感叹夸大过往的人和事,其中更多的是去美化和夸大自己的优点,从而忽略了自己的不足,呈现出了想像胜于实际的特征。此外,我们的怀旧心理还喜欢去回忆故友相见,杯酒正酣,对少年亲密无比的朋友关系之怀念,对社会复杂人际关系之感慨,比如锦衣华服,荣归故里,独自站立于已然干涸的小溪前感慨昔日下河摸鱼力逮泥鳅黄鳝之欢乐时光等等。所以,怀旧总是甜蜜而温馨的,甚至都有点不自觉的幻想成分。”

    她看着我不住地笑,“冯主任,我倒是觉得你更像是一位心理学的专家呢。你说得很专业,但是又浅显易懂。不过倒也是,我也发现了这样的现象,凡是到这里来吃饭的领导和客人都非常喜欢这样的风格。以前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这里,现在我终于知道了。其实吧,我也很喜欢这里的,每次我一进入到这个雅间里面的时候总是会觉得自己的内心一下子就平和了许多。我说呢,原来道理在这里。”

    我问她道:“是你们办事处的主任提出的设计理念”

    其实我问她这件事情是有目的的,因为我觉得提出这个雅间设计方案的人真的是很不一般。身处这样的环境里面我可以用心理学的知识解释出其中的妙处来,但是如果要让我再装修之前提出这样的设计理念的话肯定是不可能的。

    这需要非常丰富的经验,特别是对领导心理的揣摩经验。很多事情就是这样,虽然是小事,是细节,但是却可以在无形中显示出一个人非同一般的水平来。

    所以,我非常想要知道这个方案是出自何人之手,我心想,今后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去拜访一下这位高人,也许可以让我从中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的。

    她却摇头道:“是省委办公厅的前任秘书长提出的设计方案,就是我们省后来的那位副书记,前不久才被双规的那位。”

    我顿时愕然。随即就苦笑,“呵呵我们不说这个了。”

    吴双却说了一句:“其实吧,这个人还是很有能力的,只不过是他的心思也太慎密了些。下属善于去揣摩领导的心思固然是一个优点,但是一旦揣摩得过于深入了后反倒就变成危险了。任何人都不希望自己随时有被人偷窥的感觉。”

    我顿时觉得她的这句话极富哲理,不禁点头,“是啊。”

    可是,我即刻就觉得她的这句话不大对劲了,“吴主任,你是说这位领导出事情也是因为这个吗”

    她淡淡地笑道:“任何高级领导出了这样的事情,其本身并不是因为经济问题,往往更多的是出于政治上的因素。经济问题,呵呵,这只是讲出来让老百姓看的。”

    我深以为然,禁不住就朝她竖起了大拇指来。

    此刻,我似乎明白了,那位副书记被双规的原因或许并不仅仅是因为黄省长造成的,最多也就是黄省长从侧面推动了这件事情一下罢了。刚才吴双的话其实已经说得很明了了,也许是那位副书记犯了他上面某位领导的什么忌讳。

    吴双是驻京办的人,在这样的地方虽然远离江南省的权力中心,但是信息却应该是非常准确的。

    不过我不想再去问她此类的事情了,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多知道的好,我始终相信一点:好奇心太大是会害死人的。要知道,好奇心其实也是偷窥心理的一种。

    吴双的手机在响,她即刻接听。

    电话接听完后她对我说道:“窦总可能半小时后到。我们下去准备迎候吧。对了冯主任,麻烦你问问庄晴什么时候到啊女士晚到一会儿倒是无所谓,但是来得太晚了就不好了。”

    我点头,“我马上打电话问问。”

    电话拨通后我即刻就问庄晴现在所在的地方,她告诉我说她们马上就要出发了。我顿时放下心来,随即关心地对她说道:“现在正是堵车的时候,你们慢点开车。不着急。”

    她却即刻对我说了一句话,“夏岚姐今天有其它事情来不了。”

    我顿时就明白了:可能是她不想来面对我和庄晴。毕竟我和她已经有过了那样的事情,作为女人,她心里的内疚感往往比男人多很多,而且女性还总是那么的敏感。

    我说:“没事。你们到之前给我打个电话,我来接你们。”

    她笑着说:“这么隆重啊”

    我知道此刻许如惠和瞿锦可能在她身旁,于是笑道:“应该的。”

    我和吴双下到楼下后就直接去到办事处的外边等候。夜风很冷,但是我的内心里面却很热。吴双在我旁边站着,寒风吹过她发梢的时候她开始跺脚,我心里有些感动,同时又有些不忍,“我们先进去吧,等人到了后我们再出来。”

    她却摇头道:“不,我们就在这里等。你不知道,这高级官员的子女比他们的老子还在乎这样的礼节。”

    我想也是。高级官员的子女在自己父母一直被人尊重、奉承的环境里长大,他们更希望自己也能够得到那样的待遇。没有才会在乎。这句话讲的依然是一个人的心理需求。

    等候了大约十多分钟后我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正在转弯朝我们所在的方向开来。吴双对我说了一句:“来了。”

    随即她笑着朝亮着车灯的轿车招手。

    车停下了,庄晴跑过去拉开了轿车后面的车门,还把她的手放在了车门的顶上,“窦总,欢迎光临啊。”

    我紧跟在吴双的身后。这时候我看见从车里下来了一个人,很显然,他就是窦总了。

    说实话,此刻的我有些诧异,因为我发现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完全颠覆了我对他的想象。在我的心里,总觉得作为他副部长的儿子,至少应该身材魁梧、高大,或者大腹便便什么的,现在看来我完全是错了,全都是自己潜意识里面“龙生龙、凤生凤”的思想在作怪。

    可谁曾想,我眼前的竟然是长着五短身材,身高不足一米六,头大身胖的三十多岁的这样一位男人。

    不过,我即刻就感觉到了此人的傲气了,从他下车的那一刻起。

( 医生笔记 http://www.xcxs222.com/9/9451/ ) 移动版阅读m.xcxs222.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医生笔记》,方便以后阅读医生笔记10093.第063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医生笔记10093.第063章并对医生笔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